前序:

当我知道我的考试没有任何结果以及学校毕业答辩完成之后,我又回到了这家公司,可是在干了这么几天后我爆发了。

正文:

在这里,从最开始算,我已经来到这里将近四个月了。在干了两个月后,因为毕业原因我请了一个长假,可当我回来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工作生活依旧与之前一样,天天11路车,上下班通勤一个半小时,有时稍微等下车就两个小时了,中午吃饭也要自己买,一丢丢补贴也没有,身体累,心累,钱包更没有,每天基本都有加班,稍微加下回去就八点,再加会的话回去就十点了,饭也没时间吃,加班费也没有,所有工资一毛也没发,我是崩溃了。昨晚刚好是崩溃的边缘上,那时候已经九点多了,我被领导威胁问我明天工作干不完咋弄,干不完明天继续啊,还能怎样。然后我就爆发了,那时候我花了十来分钟刚走到公交站上,实在不想回去,每天都是一两万步,基本都是在蓬松的土里走,一上一下,服了,当时就不想干了,好了,走吧。今天把手续一走,走人回家。

总结:

有时候对于一时的奉献,我是可以接受的,但是对于长时间无意义的奉献,我是真忍不了,而且还要受威胁。